中國福建網(wǎng)

當前位置:中國福建網(wǎng) > 熱文 > 正文

完整版《不堪回首魂亦牽》全文免費閱讀

作者: 編輯 來(lái)源:互聯(lián)網(wǎng)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-05-02

┊文章閱讀:

小說(shuō)《不堪回首魂亦牽》是一本女生言情小說(shuō),現已上線(xiàn)

在丨微信丨公眾丨號【五四小說(shuō)】回復“034”即可閱讀全文

不堪回首魂亦牽最新章節:

溫度慢慢退去。

  房間里凌亂不堪,襪子、褲子、T恤散落了一地,還有被扯成兩半的內衣。

  秦菲赤裸著(zhù)身子,用被子緊緊地把自己裹住,裸露出的肌膚上還有著(zhù)被抓傷的痕跡。

  “啪!”地一聲,一沓紅色的鈔票甩在她的臉上,隨后四散開(kāi)來(lái),落在了床上。

  “賞你的!”

  墨天宇居高臨下的聲音傳來(lái),這聲音充滿(mǎn)了鄙夷和不屑。

  兩年了,每次他睡完她,都會(huì )“重重有賞”,而這“賞賜”也是她唯一的收入。

  盡管他們是合法夫妻,可他還是用這種方式來(lái)羞辱著(zhù)她。

  墨天宇不緊不慢地穿好衣服,邁開(kāi)長(cháng)腿準備離開(kāi)的時(shí)候,身后傳來(lái)了一個(gè)沙啞的聲音。

  “我們離婚吧?!?/p>

  秦菲終于還是受不了了。

  她不想再像一個(gè)妓女一樣地活著(zhù)。

  墨天宇冷哼一聲,轉過(guò)身來(lái)。

  “怎么,嫌少?”

  墨天宇掏出自己的錢(qián)包,又掏出一沓鈔票,走到了秦菲面前,嶄新的鈔票抽打著(zhù)秦菲的臉,發(fā)出脆響。

  “夜總會(huì )的臺柱子一晚上也不過(guò)幾千塊,你看看你自己,憑什么要這么多,嗯?”

  秦菲抬眼看向這個(gè)冷漠的男人。

  “我們離婚吧,我是你的妻子,不是妓女,你用這種方式羞辱我兩年了,夠了吧?”

  墨天宇捏住秦菲的下巴,那力道似乎要把秦菲的骨頭捏碎一樣。

  “不夠!秦菲,當初你給我下藥的時(shí)候,就應該想過(guò)會(huì )有今天!”

  他的話(huà)一字一頓,充滿(mǎn)了恨意。

  “你要我說(shuō)多少次,你才肯相信,給你下藥的人不是我!”

  秦菲的語(yǔ)氣很平靜,同樣的話(huà),她都說(shuō)了很多遍了,可墨天宇就是不信她。

  “天宇,算我求你了,我們離婚吧,你不是喜歡若若嗎?你們青梅竹馬那么多年,你不娶她多可惜,就算是為了若若,我們離婚吧?!?/p>

  “為了若若?你當初設計和我上床的時(shí)候,怎么沒(méi)想過(guò)你那個(gè)雙胞胎的妹妹呢?”

  墨天宇冷冷地笑著(zhù)。

  “那你說(shuō)我算計你,可我為了什么?我……又不喜歡你!”

  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秦菲急忙把眼神轉移到了一邊。

  她暗戀墨天宇八年,是一個(gè)誰(shuí)也不知道的秘密。

  墨天宇感覺(jué)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東西扎了一下。

  “可你喜歡這個(gè)!”

  墨天宇拿起鈔票在秦菲眼前晃了晃。

  “當年你們秦家破產(chǎn),你上了一個(gè)三流大學(xué),連工作都找不到,眼看著(zhù)大小姐的日子過(guò)到了頭,可不就想著(zhù)找個(gè)靠山!秦菲,別以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!”

  秦菲苦笑,在她心愛(ài)的人眼里,她竟然如此不堪。

  在M市,沒(méi)有人不知道,墨天宇和秦若青梅竹馬、兩小無(wú)猜,他們從小就被成為金童玉女,都說(shuō)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

  可是,誰(shuí)也沒(méi)有想到,在墨天宇的生日宴上,和墨天宇上床的人竟然是秦菲!

  本著(zhù)負責的態(tài)度,墨家便讓墨天宇娶了秦菲。

  給墨天宇下藥,搶走親妹妹的未婚夫。

  從此,在M市,秦菲多了一個(gè)名號:心機婊。

? ? 墨天宇決然而去。

小說(shuō)《不堪回首魂亦牽》是一本言情小說(shuō)已上線(xiàn)

在丨微信丨公眾丨號【五四小說(shuō)】回復“034”即可閱讀全文

  秦菲抱著(zhù)自己,眼淚簌簌而下。

  為什么?為什么會(huì )這樣?

  這樣的日子,她受夠了!

  她一定要離婚!

  第二天,秦菲睡到了自然醒,墨天宇每次都要的厲害,在她的身體里橫沖直撞,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考慮她的感受。

  每次他過(guò)來(lái),她身上都是疼的沒(méi)有知覺(jué)。

  秦菲緩緩地起床,收拾利落就下了樓,她今天要回一趟娘家。

  剛一下樓就看見(jiàn)一個(gè)貴婦坐在了客廳的沙發(fā)上,正優(yōu)雅地喝著(zhù)茶。

  于子蘭,她的婆婆,墨天宇的后媽。

  “媽?zhuān)阍趺磥?lái)了?”

  秦菲立即下樓,來(lái)到了客廳里。

  于子蘭斜了她一眼。

  “這墨家少奶奶的日子過(guò)得可真夠滋潤的,這都日上三竿了才起床??!”

  秦菲難為情地垂著(zhù)頭。

  “昨天晚上不舒服,起的遲了一點(diǎn)?!?/p>

  “無(wú)所謂的,我們墨家少奶奶不需要做事,吃飽了睡,睡飽了吃也沒(méi)關(guān)系,可是……該做的也是要做的,我問(wèn)你,懷孕了沒(méi)有?”

  于子蘭話(huà)鋒一轉,立即質(zhì)問(wèn)著(zhù)。

  她每次來(lái)這邊,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催生。

  “沒(méi)有?!?/p>

  “沒(méi)有?”

  于子蘭“噌”地從沙發(fā)上坐了起來(lái)。

  “你也好意思說(shuō)出口!兩年了,你這肚子就一點(diǎn)動(dòng)靜都沒(méi)有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不等秦菲把話(huà)說(shuō)出口,于子蘭左右開(kāi)弓,“啪啪”就是兩巴掌。

  “你還想頂嘴不成?你這個(gè)不會(huì )下蛋的母雞!你看看你哪點(diǎn)兒比得上你的妹妹,相貌,相貌不行,身材,身材不行,氣質(zhì),氣質(zhì)也不行,現在懷個(gè)孕都這么困難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秦菲咬著(zhù)嘴唇,始終低著(zhù)頭。

  “你說(shuō)也就奇怪了,同樣一個(gè)媽生的,一個(gè)就是天之驕女,一個(gè)就是扶不上墻的爛泥!從小到大,人家秦若,什么都比你好,你就不覺(jué)得害臊嗎?!我都替你覺(jué)得丟人!”

  又是她的妹妹……

她從小就生活在秦若的光環(huán)下,結婚了仍舊如此。

  秦若是人見(jiàn)人愛(ài)的白天鵝,她就是人見(jiàn)人欺的丑小鴨。

  “既然覺(jué)得她什么都好,那你們娶她當兒媳婦吧?!鼻胤埔е?zhù)牙說(shuō)。

  “你說(shuō)什么?你再說(shuō)一遍!”于子蘭指著(zhù)秦菲,手指頭恨不得戳到秦菲的腦門(mén)上。

  秦菲壯著(zhù)膽子抬起頭來(lái),反正這樣的日子,她受夠了!

  “我說(shuō)你們墨家娶秦若吧,我要和墨天宇離婚!”

  于子蘭抬手又是一巴掌。

  “你竟敢說(shuō)離婚?就是真的離婚,也輪不到你來(lái)說(shuō)!你這個(gè)小賤蹄子!當初耍心眼爬上我們天宇的床,現在還敢提離婚!”

  秦菲捂著(zhù)臉,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。

  “我沒(méi)有逼著(zhù)你們墨家娶我,是你們非要娶我進(jìn)門(mén)的!”

  “你——竟敢頂撞我!小蓮,翠平,給我教訓這個(gè)不知廉恥的女人!”

  “是,夫人?!?/p>

  名叫小蓮的傭人在房間里找了一根雞毛撣子朝著(zhù)秦菲就揮舞過(guò)去。

  于子蘭坐在沙發(fā)上,把頭扭向一邊,多看一眼秦菲,都讓她覺(jué)得難受。

  小蓮和翠平可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收著(zhù)半分力氣,哪怕秦菲已經(jīng)倒在了地上,她們還是用力揮舞著(zhù)雞毛撣子,雞毛橫飛。

  “行了,行了?!庇谧犹m擺了擺手。

  小蓮和翠平收了手。

  “我告訴你啊,識相的話(huà)趕快懷孕,不然的話(huà),小心我剝了你的皮!”

  于子蘭帶著(zhù)兩個(gè)傭人離開(kāi)了。

  家里的保姆張嫂和櫻花急忙把秦菲從地上扶了起來(lái)。

  “少奶奶,你沒(méi)事吧?”

  火辣辣的疼痛從全身的各個(gè)地方傳來(lái),秦菲默默地嘆了口氣。

  這個(gè)婚,她離定了。

  她一天也待不下去了。

  秦菲坐在餐桌上吃著(zhù)早餐,張嫂和櫻花互相使著(zhù)眼色。

  “有事就說(shuō)吧?!鼻胤凭従忛_(kāi)口。

小說(shuō)《不堪回首魂亦牽》是一本言情小說(shuō)已上線(xiàn)

在丨微信丨公眾丨號【五四小說(shuō)】回復“034”即可閱讀全文





上一篇:王吉銀:不是科班,也能當好演員
下一篇:沒(méi)有了
  • 新浪新聞
  • 百度搜索
  • 搜狗搜索
  • 京東商城
  • 企業(yè)慧聰
  • 新浪科技
  • 科技訊
  • 鵪鶉蛋價(jià)格
  • 唯美圖片